施洗約翰的出生 : 背景

1:5-10
12 分鐘
0.9% 進度
請依據課程內容,選出最合適的答案。
(包括單選與多選題,共5題)
以下哪本福音書記載了施洗約翰的出生?

在開頭的序言之後,我們可能以為路加會迫不及待,馬上要把耶穌的生平事蹟講給我們聽。但是他並沒有那麼做。在序言之後1章5到25節這個部分,路加先是以施洗約翰的出生這段記載開始。

在四本福音書當中,這段記載是在路加福音裡獨家報導的,其他三本福音書都沒有記載。馬可福音是從耶穌的受洗開始;馬太福音更早,是從耶穌的出生開始;而路加則是要把我們帶到一個更早的時間點。他要讓我們看到,在耶穌還沒有出生之前,神的救贖計劃就已經在施洗約翰的家裡開始了。我們在這個單元要看的是第五到第十節,也就是這段敘事的背景。

路1:5a 當猶太王希律的時候...

首先,關於這段敘事,路加告訴了我們它的歷史背景:這件事是在「猶太王希律在位期間」發生的。

猶太是什麼地方呢?在新約的時候,猶太這個地方其實可以指著兩個不同的區域。這點我們需要留意,因為這兩種用法都有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中出現。

首先,正式的來說,猶太指的是在巴勒斯坦南部耶路撒冷周圍一帶的區域,但同時猶太也可以指向整個巴勒斯坦這個比較大的區域。整個加利利、撒瑪利亞、猶太和比利亞也被統稱為猶太,在這裡「猶太」這個詞其實帶有「猶太人的家園」的意思。路加在這節提到希律王統治的猶太,指的不只是那個比較小的猶太,而是包括了整個加利利、撒瑪利亞、猶太和周圍的一些地區。

那這位希律王是誰呢?聖經裡其實出現了幾個不同的希律,路加在這裡提到的是大希律。他應該是我們最熟悉的希律,因為他經常在聖誕故事中出現;他就是那位為了追殺耶穌而屠殺了許多嬰孩的大希律。在大希律死去之後,羅馬帝國的皇帝就將他的版圖分給了他的幾個兒子。有時新約聖經也稱他的兒子為希律王,但我們要留意,這其實是他的兒子,而不是大希律。雖然他們都被稱為希律王,都是同一個家族,但並不是同一個人。

在這裡我們需要處理的另一個問題是,既然猶太是屬於羅馬帝國的,而羅馬帝國的皇帝是凱撒,那麼希律王是什麼樣的王呢?

其實當時候羅馬帝國的版圖十分的龐大,而這麼大的版圖也有它自己的問題。就像我們常說的:創業容易,守業難。要打下江山,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容易的;但是要在行政管理上維持政治的穩定、想要國泰民安,那是很困難、很頭痛的一件事。

這個道理羅馬帝國也是了解的。要解決這個問題,他們使用的方法之一,是在這些被統治的區域裡委任一個有勢力、有能力的當地人做附庸王(client king),讓他來管理他們自己人,這樣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問題和衝突。

而大希律就是這種的「附庸王」。他並不是和凱撒平起平坐的,而是凱撒手下眾多附庸王當中的其中一位。

羅馬帝國通常讓這些附庸王享有相當大的權利、相當多的特權,但是最終的主權、最大的權利還是在羅馬皇帝凱撒的手上。如果這些附庸王辦事不力、管理不當的話,他們還是會被凱撒開除,甚至會遭受懲罰。

路1:5b 亞比雅班裡有一個祭司,名叫撒迦利亞;他妻子是亞倫的後人,名叫以利沙伯。

介紹了歷史背景之後,路加接下來介紹的是人物背景。我們從歷代志上24章知道,祭司這個群體其實分成24個班次。這些班次會輪流的在聖殿裡服事,而撒迦利亞是屬於第八個班次,也就是亞比雅班。

這裡提到的亞倫就是摩西的哥哥,他也是以色列的第一位大祭司。伊利沙伯是亞倫的後代,這裡要表達的是伊利沙伯也是出生在祭司家族中,她也是有祭司血統的。

路1:6 他們二人在神面前都是義人,遵行主的一切誡命禮儀,沒有可指摘的。

而這兩個人不只是門當戶對,更重要的,「他們二人在神面前都是義人,遵行主的一切誡命禮儀,沒有可指摘的」。

一個義人是個什麼樣的人呢?聖經裡其實有幾個不同的方式使用「義」或「義人」這個字。在第六節這裡和大多數的敘事文中,「義人」指的是一個忠心遵守律法、忠心跟隨神心意的人。這不表示這個義人一輩子從來沒有犯過罪,並不是這個意思。就像當我們說某個人是好學生、好同事的時候,我們不是在說這個人從來沒有犯過錯,而是要強調這個人在道德品格上的優越。

同樣的,這個義人是持續性、盡全力的滿足聖經的要求。而當他犯罪時他會很快的悔改,繼續回到順服神的生活當中。當聖經稱挪亞是個義人、約伯是個義人、哥尼流是個義人、撒迦利亞和伊利沙伯是個義人時,指的就是這個意思。

而且路加要我們知道,他們倆不是那種只在「人面前」假冒為善的人,而是在「神面前」都是義人。這裡要強調他們是真正虔誠的人、真正敬畏神的人,他們的虔誠是神所接納的。

路1:7 只是沒有孩子;因為以利沙伯不生育,兩個人又年紀老邁了。

雖然如此在撒迦利亞和伊利沙伯的生命裡有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只是沒有孩子;因為以利沙伯不生育,兩個人又年紀老邁了」。我們千萬不要以為如果我們愛神、忠心事奉神,我們的生命就會一帆風順、平安無事。苦難在基督徒的生命中同樣是非常真實的;在撒迦利亞和伊利沙伯的生命中是如此,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中也是如此。

當然,從古至今,夫妻不能生育都是一件讓人非常遺憾的事,但是在古代的社會卻不只是這樣。在古代的社會,不能生育的婦女是蒙受恥辱的。

這種觀念背後其實也有宗教的原因。當時候的人和我們一樣,都會認同能夠生兒育女是神所賜的福分。但是古時候的以色列人和猶太人,甚至會進一步從一些舊約經文推斷說:「哦,那如果你不能生育呢?肯定是你犯罪了,神在懲罰你,神讓你不能夠生育。」

這種片面膚淺的論斷當然不是聖經的教導,我們也在前一節看到路加特別強調,撒迦利亞和伊利沙伯「兩人在神面前都是義人,遵行主的一切誡命和規條,無可指摘」。路加要為他們澄清,避免大家誤會,他們不能夠生育並不是因為他們犯罪、並不是因為神懲罰他們;他們倆是非常敬畏神的義人。

路加還接著說「兩人都已經上了年紀」。哎呀,這不只是之前不能生育、現在不能生育,而是以後也不可能生育了,因為伊利沙伯已經上了年紀、已經過了更年期。在生理上,生孩子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路加在這裡呈現出了一個畫面。什麼畫面呢?不能生育的義人。路加的讀者當中,如果有熟悉舊約聖經的,其實馬上會聯想起舊約的許多偉人:亞伯拉罕與撒拉、雅各與拉結、參孫的父母瑪挪亞和他的妻子、撒母耳的父母以利加拿和哈拿;這些都是不能生育的人。而神不只是讓他們生育,更是特別揀選他們的孩子,大大的使用他們。

在1章7節這裡,擺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個連現代醫學都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但是神正是要在這個人的軟弱和人的絕望裡,彰顯祂的能力、成就祂的計劃。

路1:8-10 撒迦利亞按班次在神面前供祭司的職分,照祭司的規矩掣籤,得進主殿燒香。燒香的時候,眾百姓在外面禱告。

我們知道,祭司的工作就是在聖殿裡服事,但是這裡有個問題:聖殿只有一個,而祭司有那麼多人,那該怎麼辦呢?就算已經分成了24個班次,每個班次裡面還是有太多祭司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的做法就是用抽籤的方式來選出誰能夠來參與服事。而就在這次抽籤裡,撒迦利亞被抽中了。更重要的是,他抽中的不是一般的服事,而是進入主的聖所燒香。

猶太文獻米示拿(Mishnah)裡有記載說,進入聖所燒香的服事是一生只能有一次的。所以,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對撒迦利亞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榮幸。

那現在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我們可以說,是一個相當普通的畫面:每一天都有祭司在聖所燒香,每一天也都有百姓在聖所外禱告。

但是這一天,卻不一樣。

這不只是平凡的一天。因為有件非常不平凡的事,快要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