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1:1-4
14 分鐘
0.3% 進度
請依據課程內容,選出最合適的答案。
(包括單選與多選題,共6題)
路加在序言裡提到……

在古希臘羅馬時代,學術性的寫作經常會以一個正式的介紹作開始。路加福音也不例外,我們在1章1-4節這裡同樣有這個介紹。

但是我們不要以為,路加寫的這個介紹只是一種例行公事。這不只是一個客套的介紹。路加其實在這個序言裡交代了很多重要的事情:他提到了他的資料來源、他的寫作方式 、他寫作的目的;這正是我們在這一課要一起來看的。

很多的聖經譯本都把這個介紹分成4節經文、4個句子,但在希臘文原文裡這原本是一整句完整的句子。

路1:1a 提阿非羅大人哪...

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的開頭,路加都提到「提阿非羅」這個人的名字。提阿非羅是誰呢?其實在這兩本書卷的開頭之外,提阿非羅的名字就再也沒有出現過,因此我們對這個人並沒有太多的認識。

提阿非羅這個名字在希臘文有「神的朋友」或「愛神的人」的意思,因此最早從早期教父俄利根(Origen)開始,就有些人認為提阿非羅可能不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一種象徵性的稱號、一個代號,用來稱呼所有愛神、所有虔誠的基督徒。

今天大多數學者不太贊同這個觀點。有兩個主要的原因。

首先,提阿非羅在當時候的社會是相當普遍的一個名字,所以把這個名字 解讀成一個稱號,似乎有一點牽強。

第二,路加也稱呼這個人為「尊貴的提阿非羅」。希臘文這個字在一些經文裡也用來稱呼羅馬政府的長官,所以很多聖經譯本也將它翻譯為「提阿非羅大人」。但這個稱呼其實很可能都可以用來稱呼那些在社會上有身份地位的人,不只是政府官員。

不管怎麼樣,我們可以看到,這個尊敬的稱呼證明了提阿非羅是真實的一個人,路加也認識他是誰,它並不是一個象徵性的代號。

當然在這裡更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路加在兩本書卷的開頭(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特別提到提阿非羅的名字呢?

雖然我們第一會想到的是:「哦,這是路加寫給提阿非羅的」,但其實這不太可能,因為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裡的內容和體裁很明顯是寫給廣大的讀者群。它不是一封信,不是單單寫給一個人的。

今天很多學者比較傾向另外一個理論:他們認為提阿非羅很可能是出錢出版這兩本書的贊助人。

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因為在路加的時代其實有類似的做法。例如,第一世紀有位猶太歷史學家叫作約瑟夫(Josephus),他寫了一本很有名的書,叫《駁訴阿比安》(Against Apion),這卷書是分成上下兩卷的。而在上卷和下卷的開頭里,約瑟夫都提到了一個名叫以巴弗提(Epaphroditus)的人。那這個人是誰呢?他就是出錢贊助約瑟夫出版這本書的人。

很多解經家會在這裡指出約瑟夫和路加之間的共同點:路加同樣在兩卷書的開頭提到提阿非羅的名字,而提阿非羅也是一位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我們從這裡推斷說,提阿非羅很可能也是出錢贊助出版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的人,而路加就在兩卷書的開頭,向這位贊助人致敬。

路1:1b 有好些人提筆作書,述說在我們中間所成就的事......

路加接下來告訴我們,他寫的這本福音書並不是第一個有關耶穌的記載。關於耶穌的生平和教導,當時候已經有很多人整理了這些資料。

路加沒有解釋這些是什麼資料,但是馬可福音很可能是其中之一。今天很多學者認為馬可福音是最早寫成的福音書,也認為路加和馬太在寫福音書的時候,是有參考馬可福音的。這就是為什麼馬太福音、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也被稱為對觀福音(或符類福音),因為這三本福音書在內容和編排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路加提到,這些關於耶穌的資料不只是普通的歷史,而是在「我們中間成就了的事」。留意,路加在這裡不是說在「我們中間發生的事」;這裡要表達的不只是一件事情的完結。「成就」這個字路加在希臘文是使用被動語態,用中文直接翻譯的話,可以被翻譯成:「在我們中間“被”成就的事」。那是被誰成就呢?當然是神所成就的。

這種被動式的用法經常在聖經中出現,我們稱它為「divine passive」,中文可以翻譯為「神性被動語態」。中文聖經譯本通常沒有將這種被動語態翻譯出來,但是聖經的作者經常用這種被動語態來表達某件事情或者某個行動背後的源頭,其實是出於神的手、其實是神的工作。

所以路加在這裡強調,這些有關耶穌的記載不只是一般的歷史事件,而是救恩歷史。這是神在人類的歷史中、在我們中間成就的事,也就是關於耶穌是如何應驗了舊約的應許、他是如何救贖了我們。

路1:2 是照傳道的人從起初親眼看見又傳給我們的。

接著,路加說這些記載「是照傳道的人從起初親眼看見又傳給我們的」。路加在這裡要表達的是,這些資料是非常可靠的。為什麼呢?有兩點。

第一,可靠的來源。這些資料不是虛構的故事、不是江湖謠言,它們是「從起初就目睹事情的經過」,從那些親身與耶穌在一起的人而來的。我們都知道,不管是從歷史或者從法律的角度,目擊者所提供的見證是非常重要、是非常有價值的。就因為這樣,路加在這里特別的強調,這些資料的來源是從那些親眼目睹這些事情的人而來的。

第二點,這些資料不只是來源可靠,同時傳遞的過程、傳授的過程也同樣是非常可靠的。為什麼呢?因為傳遞這些資料、這些教導的人,不是別人,而同樣是這群目擊者和傳道人。

我相信大家可能都有玩過,或至少聽過這個遊戲,叫作傳話遊戲。在這個遊戲裡,第一位組員會先得到一個信息,他需要將這個信息傳給第二個人,而第二個人會接著傳給第三個,第三個也傳給第四個,以此類推。這個遊戲有趣的地方就是,在傳達的過程中,通常會出現錯誤和扭曲;而到最後一個人的時候,整個信息就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

路加在第二節這裡他要帶出一個很重要的信息:這些有關耶穌的教導和記載不是一個傳話遊戲。路加在這裡要強調的是:福音的信息,從來源到傳授的過程,都是非常純正、是沒有經過加油添醋和扭曲的。其實路加在這本福音書的開頭一直強調這些記載的可靠性,也是展現出了他作為一位歷史學家的風範。

路1:3a 這些事我既從起頭都詳細考察了......

路加接著說「這些事我既從起頭都詳細考察了,就定意要按著次序寫給你」。在前一節經文,路加講的是其他人的作品、他的資料來源,但是這一節經文是專注在他自己的寫作上。路加申明他是從頭仔細地查考過這一切的資料這個時候 ,我們應該都可以猜到路加要表達些什麼。

路加剛才告訴我們:我的資料來源是可靠的,傳遞的過程也是可靠的;而現在他說:那我呢?我自己也不是亂寫的,我自己從頭仔細地查考過這一切,是以很謹慎、很嚴謹的態度寫下這本福音書的。

路加很仔細的解釋這些,因為他知道讀者在還沒有進入內容之前,很重要的,他們必須先有信心,這是一部認真、可靠、專業、值得信賴的作品。

路1:3b 就定意要按著次序寫給你。

路加接著也提到他的寫作方式:他是「有條理地」,或者也可以翻譯成「按著次序」編排這些資料。

講到次序的時候,通常我們第一會想到的是時間上的前後次序,但是大多數學者不認爲路加在這裡講的是時間上的次序。

其實新約的四本福音書大致上、廣義的來說,是有照時間次序排列的。福音書通常會以耶穌的降生、耶穌的受洗開始,接著是耶穌開始事工、他被逮捕、被審訊、被釘十字架,最後從死裡復活;這些主要的階段是有按照時間次序排列的。

但是同時我們也必須知道,四本福音書的作者都沒有想要按照嚴格的時間次序去排列所有的事件。也就是說,耶穌去過很多地方、做了很多教導、行了很多神蹟,但是福音書的作者並沒有想要把這些所有事件一一的按照時間的次序去排列。他們更多是專注在以主題的方式去編排內容,這樣能夠更有效、更清楚的呈現出他們想帶出的主題和信息。

所以當路加說,他是有條理的寫下這本福音書時,他指的很可能不是時間上的前後次序,而是一種邏輯的次序。也就是說,路加不只是到處收集了很多不同的資料把它們隨便湊在一起釘起來,就是一本福音書了。不是的。這本福音書不只是一部耶穌的故事合集或者精華剪輯,路加是有條理的編排這些資料。在之後的單元裡我們會再更仔細探討路加福音裡的結構和主題。

路1:4 使你知道所學之道都是確實的。

在這個介紹的最後部分,路加提到了他寫下這本福音書的目的。為什麼他要花那麼多的時間、那麼多精力,去收集 、去研究這些資料?為什麼他要花那麼多的努力寫下這本福音書?

我相信大多數正在觀看這影片的人都不是第一次接觸聖經的教導。關於基督教的信仰,你應該至少都知道一些。但是,對路加來說,「知道」是有不同程度的。路加希望他的讀者不只是大概的知道或者好像知道一點點 就滿足了,而是確實的知道福音的信息是什么。

路加非常看重確實知道的重要性,他看理性在基督徒的成長中是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們在哪裡看得出來呢?路加為了要達到這個目的,為了要幫助他的讀者能夠確實知道福音的信息,他寫下了新約聖經裡最長的一卷書,也就是路加福音。

神創造我們人類是有理性的生物,就因為這樣,除非我們是確實的知道福音的信息,除非我們的理性被神的話語說服,不然的話,我們的思想就不會改變。如果我們的思想不改變,那表示我們的價值觀、我們做的決定、我們的生命,也不會被神的話語改變。

求主幫助我們通過這個課程,我們也能夠確實知道福音的信息,而這些不只為了頭腦的知識,而是幫助我們能夠盡心、盡性、盡意——也就是盡我們所有的意念、所有的知識、所有的理性——來愛主我們的神。